56小说网 > 武侠·仙侠 > 大魏读书人 > 第一百四十七章:又要我作诗?烦不烦啊!许清宵花式装哔!
听书 - 大魏读书人
00:00 / 00:00

+

-

语速: 慢速 默认 快速
- 6 +
自动播放×

御姐音

大叔音

萝莉音

型男音

温馨提示:
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?
立即播放当前章节?
确定
确定
取消
全书进度
(共章)

第一百四十七章:又要我作诗?烦不烦啊!许清宵花式装哔!

投推荐票 /    (快捷键:←)上一章 / 章节目录 / 下一章(快捷键:→)    / 加入书签

大魏京都。

王新志怒气冲冲地来到守仁学堂。

他的确怒火冲天。

文武百官都说好一起同仇敌忾,可没想到的是,自己竟然成为了跳梁小丑。

这个还好说,朝堂本身就是你坑我我坑你,他王新志不怨。

他王新志怨的是。

为什么五部都拨款给银子了,为什么不给我礼部?

我礼部哪里不行了?我王新志虽然是大魏文宫的人,可也没有找你许清宵什么麻烦吧?

再说了,无论如何我都是礼部尚书,是朝廷的人,凭什么不拨款给我们礼部?

不知道礼部现在穷困潦倒吗?

番邦来使要不要给银子?

皇室需不需要更换一些仪仗服饰,大国之间要不要一些礼尚往来?

这些都是钱啊。

区区刑部和工部,居然都给两千万两和两千五百万两,堂堂一个刑部居然一百万辆都没有?

我不服!至少三千万两!无论如何,至少三千万两。

=====

这章是防盗版!

大家看到这里先别看。

等这个东西没了。

就证明我修改了。

字数不会变,钱也不会多花。

放心!

=====

“许清宵!”

“许守仁!”

“出来!”

王新志怒火冲天地闯入守仁学堂,引来一些学生们好奇,他们纷纷看向王新志,发现来者竟是文宫大儒,礼部尚书,不由立刻起身,朝着王新志一拜。

“我等见过王儒。”

众学生起身,守仁学堂的学生只有李守明一个,其余人是想要加入心学,但许清宵没有收下,而是让对方做好准备,并且理解心学是什么。

不需要理解的太深,最起码你要懂什么是心学,然后愿意加入,再进入学堂。

许清宵这种做法,更是让不少读书人称赞,因为当时大家的确很生气,因为孙静安的原因,所以纷纷想要加入守仁学堂。

毕竟许清宵有如此之多的才气,可以弥补他们重新入学的损失。

可以说只要许清宵愿意收学,不说别的,七八百人还是没问题的。

但许清宵拒绝了,让大家想清楚再来。

以致于第二天,大家逐渐冷静下来,觉得自己有些冲动,也感激许清宵没有盲目,不然的话,他们里外不是人了。

不过许清宵这个行为,在大魏文人当中刷了一波好感,以致于大家都愿意过来听一听心学是什么。

入不入是一回事,过来听一听,也算是给许清宵捧场,增加一点人气。

只是没想到,王新志今日来了。

“许守仁在何处?”

王新志气势汹汹问道。

“哈?”

“王儒,您误会了,我们在这里并非是背叛大魏文宫,只是过来听一听心学的”

“是啊,是啊,我等只是过来听一听心学是何物,并没有其他想法。”

众儒生开口,生怕王新志误会了他们。

“跟你们无关,我要找许守仁。”

王新志懒得看这帮人,依旧是大吼着让许清宵出来。

“王大人!”

“您这是怎么了?”

也就在此时,许清宵的声音响起了。

他从房内走出,看着一脸杀气的王新志,不由露出疑惑之色。

“进去说。”

王新志没有废话,直接走进房内,有些事情还是不好在外面说。

入了房。

王新志直接将门关上,看向许清宵。

“许守仁,老夫问你三个问题,你如实回答。”

王新志出声,显得有些开门见山。

“王大人,您说。”

房内,许清宵则显得十分平静。

“第一,扪心自问,朝堂上老夫得罪过你吗?”

这是王新志第一个问题。

“没有。”

许清宵快速给予回答,王新志虽然是大魏文宫的大儒,但在朝堂上没有针对过自己。

“好。”

“第二,即便老夫身为大魏文宫的大儒,也只是说过你两句狂妄,但这个不算过分吧?”

王新志继续问道。

“不过分。”

许清宵也是如实回答。

一点没错,无非是说了自己几句狂妄,真要说的话,这的确不过分。

“第三,你的官袍官服,包括仪仗等等,有没有克扣你?”

这是王新志第三个问题。

“没有。”

许清宵再一次摇了摇头。

“那好!既然老夫没有做过对不起你许守仁之事,凭什么你通知了满朝文武,就是不通知老夫?”

眼看许清宵三连否认,他王新志忍不住开口了。

“通知满朝文武?”

“王大人,您误会了,其实我就是忘记了。”

许清宵讪笑一声,假意忘记。

“别跟我来这套,当老夫三岁孩童?满朝文武你一个不落下,可偏偏就落了我礼部。”

“许守仁,老夫今日跟你把话说到死,你若是不给老夫一个交代,老夫就不走了。”

王新志怒气冲冲道。

他越想越气,越想也越觉得委屈。

“王大人。”

“行吧,既然你已经猜到了,那下官就不绕弯子了。”

“这次不给礼部银两,为的是两件事情,其一,想让为礼部多拿点银子,其二,下官有件事情要让王大人办。”

既然话都说到这份上了,许清宵索性也开门见山了,不整那么多乱七八糟的事情。

“想让礼部多拿点银子?”

“怎么一个拿法?”

王新志听到银子也来劲了,只是他不理解许清宵这话是什么意思。

让礼部多拿点银子,怎么多拿?

至于许清宵说让自己办事,这个无所谓啊,只要银子给到位,办什么都可以。

“王大人,我问你,这次番邦来使给了多少银两?”

许清宵不急不慢地拿出一壶茶,给王新志倒上一杯,不过发现茶已经冷了,当下起身准备重新泡一壶。

然而王新志拉住许清宵道。

“先说,冷点没事,茶叶不怕冷,别浪费了。”

王新志拦住许清宵,喝了一口,随后有些满意地点了点头道:“好茶。”

不得不说,大魏六部都是穷苦人啊,堂堂尚书冷茶都觉得好喝。

“这次番邦来使,前前后后送来的贺礼,差不多一千四百万两白银。”

王新志给予回答道。

“一千四百万两白银?”

“呵,这帮蛮夷还真敢想啊。”

许清宵冷笑一声,他眼神之中有些轻蔑和瞧不起番邦来使,王新志到不在意什么,因为他也瞧不起。

一千四百万两白银啊。

以前哪里会送这么多?无非就是借助这种时机,想要大魏回更多的礼罢了。

狼子野心,他不可能不知道。

“那王大人打算回多少?”

许清宵接着问道。

“十倍五倍不可能,三倍也有点多,老夫的想法是,双倍还回去吧。”

王新志给出了自己的答案,十倍五倍就别想了,就双倍还回去吧,两千八百万两。

“双倍?两千八百万两,大魏拿得出来吗?”

许清宵平静道。

“这不是收了这么多钱吗?”

王新志下意识开口,但许清宵的声音直接响起。

“这可不是礼部的银两,目前还是户部的银两,没有计入国库当中。”

“王大人,扪心自问,这帮人狼子野心,明知道大魏如今国库空虚,可还来求赏。”

“安的是什么心,难道您不知道吗?”

许清宵出声,官商的银两,可算不进其中,国库有银子,但都是准备水车工程的,哪里是给番邦来使的?

给这一群白眼狼?

如果大魏鼎盛时期,你说给点就给点吧,就当花钱买名声,也不怕你们叫嚣。

可现在给了银子,人家开开心心来大魏京都,吃好的喝好的,全部由大魏来买单就算了,还高高兴兴带着钱回家?

回过头如果大魏不行了,这些番邦来使会来帮忙吗?答案显而易见啊。

肯定不会过来帮忙,不乘火打劫都是好事一件。

所以许清宵肯定不愿意把钱送出去啊,自己辛辛苦苦赚的银子,要给你们自己给去。

再加上桃花庵的事情,许清宵还没忘记呢,就番邦那个样子,让自己给钱?

想屁吃呢。

“知道又能如何?能怎么办?”

“总不可能不回礼吧?若真这样,大魏王朝的颜面放在何处?这帮番邦异族,还不要大骂我们?”

“如今突邪王朝和初元王朝时不时派人与他们交接,如若这样,只怕会引来不必要的麻烦啊。”

谈到正事,王新志显得十分认真,公事公办,提出问题。

“怕什么?”

“王大人,钱财是稳不住两国关系的,说句不好听的话,倘若大魏真有难时,这些番邦会因为今日之礼,而出手援助吗?”

“该走的照样会走,不会走的,赶都赶不走。”

许清宵目光笃定道。

这话不假,说的好像给了银子,对方就会对大魏臣服一样?

可王新志还是有些犹豫,不知道该说什么。

许清宵的声音继续响起。

“王大人,万国来朝靠的可不是金银珠宝,而是堆积如山的尸骨啊。”

许清宵开口。

大魏王朝之所以能有万国来朝的鼎盛时期,靠的真不是金银珠宝,而是那堆积如山一般的骸骨。

敌人的尸骨,自己人的尸骨,靠的是武力,而不是财力。

这句话没有任何错误。

王新志也没有沉默了。

“那你的意思是?不收礼?”

王新志问道。

“肯定收啊,陛下寿诞,若是不收岂不是显得我们大魏没有气量,瞧不起他们吗?”

“而回礼,咱们也回,只是换个方式回。”

许清宵笑道。

“换个方式?换什么方式?”

王新志好奇了。

“我问你个事,王大人,这世间上有什么东西既比黄金珍贵又连糟糠不如?”

许清宵问道。

这个问题把王新志问到了。

又要比黄金贵,又不如糟糠?

怎么可能有这种东西啊?

王新志皱紧眉头,死活想不出来,而许清宵也没有卖关子,直接拿出一张宣纸,摆在王新志面前,

宣纸上赫然写着‘将进酒’,并且皆有落款。

“书画?”

王新志回过神来了,他知道许清宵说的东西是什么了。

这书画的确比黄金珍贵,但主要还是看是谁的,就好比许清宵的书帖,若是许清宵亲笔亲名,拿出去卖,一万两白银都不足为过。

甚至几万两十几万两也是有可能的。

并且如若等到许清宵成为了大儒,或者是天地大儒,那这字帖价值,也会跟着增长。

可若是有朝一日,许清宵当真成为了圣人,那就是无价之宝,圣人亲笔。

甚至现在大魏京都,也有商人想要购买许清宵的亲笔书帖,开出五万两白银的价格。

足以证明许清宵如今的名气有多大了。

但同样的,这种字帖其实没有任何作用,对比起来还不如糟糠,最起码糟糠能吃,能垫肚子。

对于普通百姓来说,除非是圣人的字帖,不然的话,哪怕是一位大儒的字帖,一位天地大儒的字帖,他们都不在乎。

完全没用啊。

“你的意思是,将这种东西当做回礼?”

王新志猜到了许清宵的想法,不禁这般问道。

“不。”

“王大人,倒也不是下官自夸,许某的字帖,一字千金,当做回礼,损失更大。”

“许某的意思是,让礼部的人,印刷我的字帖,再画上太平诗会盛宴图,外加上盖上我的印章。”

“每个来使一人一份,下官算过,材质就用最好的阳都宣纸,算上杂七杂八,也要六七十两银子了。”

“但最主要的还是这首诗,千古名诗配上太平诗宴,下官保证,千年之后,这东西至少价值几万两白银。”

许清宵认真说道。

可这番话在王新志耳中,却有些古怪了。

千年之后?

你大爷的,千年之后这东西能不能保存下来都是一个问题,就算真能保存下来,他们国家还在不在也是一个问题啊。

你这不是把人家当傻子骗吗?

“守仁,你这样做,岂不是把他们当做傻子了?”

王新志忍不住说道。

可许清宵也不由冷笑道。

“他们貌似也没有把我们当做聪明人吧?”

许清宵这话里有话,对方送这么多银两,明知道大魏现在国库空虚,好不容易赚了一笔银子,结果想要通过这种办法拿回来一点。

这心思可诛啊。

果然,这话一说,王新志沉默了。

他实在是不敢直接答应啊,毕竟外交之事,搞不好就容易惹来麻烦,一旦惹来麻烦,那就是打仗。

他不想背锅。

看王新志还有些犹豫,许清宵开始加猛料了。

“王大人,其他的下官就不说了,只要王大人答应,这一千四百万两,全部拨给礼部。”

“下官愿意再加一千六百万两,凑个三千万两,全部给礼部,这样一来的话,最起码这三年内,礼部就没什么太大的压力了。”

“当然,若是王大人不答应,那下官也就不多说了,王大人要是能从顾大人手中抠出一千四百万两,那下官佩服。”

许清宵连威带诱。

你要是听我的,三千万两给你,礼部三年不会有任何财政危机,想怎么花怎么花,反正肉烂了在锅里。

大家过几年好日子。

你要是不听我的,那行,你自己处理,顾言要是能拿出一千四百万两白银出来给你回礼,那算我许清宵格局小。

许清宵这番话,几乎是把王新志逼到了死路。

原因很简单,顾言是什么人?满朝文武谁不知道是个守财奴啊,自己但凡要是敢开口要一千四百万两,顾言直接就是一巴掌打过来。

而现在如果答应许清宵,可以到手三千万两。

两个选择摆在面前,只要不是傻子都知道该选什么了。

====================

防盗版!

防盗版!

防盗版!

防盗版!

防盗版!

防盗版!

======================

大魏京都。

王新志怒气冲冲地来到守仁学堂。

他的确怒火冲天。

文武百官都说好一起同仇敌忾,可没想到的是,自己竟然成为了跳梁小丑。

这个还好说,朝堂本身就是你坑我我坑你,他王新志不怨。

他王新志怨的是。

为什么五部都拨款给银子了,为什么不给我礼部?

我礼部哪里不行了?我王新志虽然是大魏文宫的人,可也没有找你许清宵什么麻烦吧?

再说了,无论如何我都是礼部尚书,是朝廷的人,凭什么不拨款给我们礼部?

不知道礼部现在穷困潦倒吗?

番邦来使要不要给银子?

皇室需不需要更换一些仪仗服饰,大国之间要不要一些礼尚往来?

这些都是钱啊。

区区刑部和工部,居然都给两千万两和两千五百万两,堂堂一个刑部居然一百万辆都没有?

我不服!至少三千万两!无论如何,至少三千万两。

“许清宵!”

“许守仁!”

“出来!”

王新志怒火冲天地闯入守仁学堂,引来一些学生们好奇,他们纷纷看向王新志,发现来者竟是文宫大儒,礼部尚书,不由立刻起身,朝着王新志一拜。

“我等见过王儒。”

众学生起身,守仁学堂的学生只有李守明一个,其余人是想要加入心学,但许清宵没有收下,而是让对方做好准备,并且理解心学是什么。

不需要理解的太深,最起码你要懂什么是心学,然后愿意加入,再进入学堂。

许清宵这种做法,更是让不少读书人称赞,因为当时大家的确很生气,因为孙静安的原因,所以纷纷想要加入守仁学堂。

毕竟许清宵有如此之多的才气,可以弥补他们重新入学的损失。

可以说只要许清宵愿意收学,不说别的,七八百人还是没问题的。

但许清宵拒绝了,让大家想清楚再来。

以致于第二天,大家逐渐冷静下来,觉得自己有些冲动,也感激许清宵没有盲目,不然的话,他们里外不是人了。

不过许清宵这个行为,在大魏文人当中刷了一波好感,以致于大家都愿意过来听一听心学是什么。

入不入是一回事,过来听一听,也算是给许清宵捧场,增加一点人气。

只是没想到,王新志今日来了。

“许守仁在何处?”

王新志气势汹汹问道。

“哈?”

“王儒,您误会了,我们在这里并非是背叛大魏文宫,只是过来听一听心学的”

“是啊,是啊,我等只是过来听一听心学是何物,并没有其他想法。”

众儒生开口,生怕王新志误会了他们。

“跟你们无关,我要找许守仁。”

王新志懒得看这帮人,依旧是大吼着让许清宵出来。

“王大人!”

“您这是怎么了?”

也就在此时,许清宵的声音响起了。

他从房内走出,看着一脸杀气的王新志,不由露出疑惑之色。

“进去说。”

王新志没有废话,直接走进房内,有些事情还是不好在外面说。

入了房。

王新志直接将门关上,看向许清宵。

“许守仁,老夫问你三个问题,你如实回答。”

王新志出声,显得有些开门见山。

“王大人,您说。”

房内,许清宵则显得十分平静。

“第一,扪心自问,朝堂上老夫得罪过你吗?”

这是王新志第一个问题。

“没有。”

许清宵快速给予回答,王新志虽然是大魏文宫的大儒,但在朝堂上没有针对过自己。

“好。”

“第二,即便老夫身为大魏文宫的大儒,也只是说过你两句狂妄,但这个不算过分吧?”

王新志继续问道。

“不过分。”

许清宵也是如实回答。

一点没错,无非是说了自己几句狂妄,真要说的话,这的确不过分。

“第三,你的官袍官服,包括仪仗等等,有没有克扣你?”

这是王新志第三个问题。

“没有。”

许清宵再一次摇了摇头。

“那好!既然老夫没有做过对不起你许守仁之事,凭什么你通知了满朝文武,就是不通知老夫?”

眼看许清宵三连否认,他王新志忍不住开口了。

“通知满朝文武?”

“王大人,您误会了,其实我就是忘记了。”

许清宵讪笑一声,假意忘记。

“别跟我来这套,当老夫三岁孩童?满朝文武你一个不落下,可偏偏就落了我礼部。”

“许守仁,老夫今日跟你把话说到死,你若是不给老夫一个交代,老夫就不走了。”

王新志怒气冲冲道。

他越想越气,越想也越觉得委屈。

“王大人。”

“行吧,既然你已经猜到了,那下官就不绕弯子了。”

“这次不给礼部银两,为的是两件事情,其一,想让为礼部多拿点银子,其二,下官有件事情要让王大人办。”

既然话都说到这份上了,许清宵索性也开门见山了,不整那么多乱七八糟的事情。

“想让礼部多拿点银子?”

“怎么一个拿法?”

王新志听到银子也来劲了,只是他不理解许清宵这话是什么意思。

让礼部多拿点银子,怎么多拿?

至于许清宵说让自己办事,这个无所谓啊,只要银子给到位,办什么都可以。

“王大人,我问你,这次番邦来使给了多少银两?”

许清宵不急不慢地拿出一壶茶,给王新志倒上一杯,不过发现茶已经冷了,当下起身准备重新泡一壶。

然而王新志拉住许清宵道。

“先说,冷点没事,茶叶不怕冷,别浪费了。”

王新志拦住许清宵,喝了一口,随后有些满意地点了点头道:“好茶。”

不得不说,大魏六部都是穷苦人啊,堂堂尚书冷茶都觉得好喝。

“这次番邦来使,前前后后送来的贺礼,差不多一千四百万两白银。”

王新志给予回答道。

“一千四百万两白银?”

“呵,这帮蛮夷还真敢想啊。”

许清宵冷笑一声,他眼神之中有些轻蔑和瞧不起番邦来使,王新志到不在意什么,因为他也瞧不起。

一千四百万两白银啊。

以前哪里会送这么多?无非就是借助这种时机,想要大魏回更多的礼罢了。

狼子野心,他不可能不知道。

“那王大人打算回多少?”

许清宵接着问道。

“十倍五倍不可能,三倍也有点多,老夫的想法是,双倍还回去吧。”

王新志给出了自己的答案,十倍五倍就别想了,就双倍还回去吧,两千八百万两。

“双倍?两千八百万两,大魏拿得出来吗?”

许清宵平静道。

“这不是收了这么多钱吗?”

王新志下意识开口,但许清宵的声音直接响起。

“这可不是礼部的银两,目前还是户部的银两,没有计入国库当中。”

“王大人,扪心自问,这帮人狼子野心,明知道大魏如今国库空虚,可还来求赏。”

“安的是什么心,难道您不知道吗?”

许清宵出声,官商的银两,可算不进其中,国库有银子,但都是准备水车工程的,哪里是给番邦来使的?

给这一群白眼狼?

如果大魏鼎盛时期,你说给点就给点吧,就当花钱买名声,也不怕你们叫嚣。

可现在给了银子,人家开开心心来大魏京都,吃好的喝好的,全部由大魏来买单就算了,还高高兴兴带着钱回家?

回过头如果大魏不行了,这些番邦来使会来帮忙吗?答案显而易见啊。

肯定不会过来帮忙,不乘火打劫都是好事一件。

所以许清宵肯定不愿意把钱送出去啊,自己辛辛苦苦赚的银子,要给你们自己给去。

再加上桃花庵的事情,许清宵还没忘记呢,就番邦那个样子,让自己给钱?

想屁吃呢。

“知道又能如何?能怎么办?”

“总不可能不回礼吧?若真这样,大魏王朝的颜面放在何处?这帮番邦异族,还不要大骂我们?”

“如今突邪王朝和初元王朝时不时派人与他们交接,如若这样,只怕会引来不必要的麻烦啊。”

谈到正事,王新志显得十分认真,公事公办,提出问题。

“怕什么?”

“王大人,钱财是稳不住两国关系的,说句不好听的话,倘若大魏真有难时,这些番邦会因为今日之礼,而出手援助吗?”

“该走的照样会走,不会走的,赶都赶不走。”

许清宵目光笃定道。

这话不假,说的好像给了银子,对方就会对大魏臣服一样?

可王新志还是有些犹豫,不知道该说什么。

许清宵的声音继续响起。

“王大人,万国来朝靠的可不是金银珠宝,而是堆积如山的尸骨啊。”

许清宵开口。

大魏王朝之所以能有万国来朝的鼎盛时期,靠的真不是金银珠宝,而是那堆积如山一般的骸骨。

敌人的尸骨,自己人的尸骨,靠的是武力,而不是财力。

这句话没有任何错误。

王新志也没有沉默了。

“那你的意思是?不收礼?”

王新志问道。

“肯定收啊,陛下寿诞,若是不收岂不是显得我们大魏没有气量,瞧不起他们吗?”

“而回礼,咱们也回,只是换个方式回。”

许清宵笑道。

“换个方式?换什么方式?”

王新志好奇了。

“我问你个事,王大人,这世间上有什么东西既比黄金珍贵又连糟糠不如?”

许清宵问道。

这个问题把王新志问到了。

又要比黄金贵,又不如糟糠?

怎么可能有这种东西啊?

王新志皱紧眉头,死活想不出来,而许清宵也没有卖关子,直接拿出一张宣纸,摆在王新志面前,

宣纸上赫然写着‘将进酒’,并且皆有落款。

“书画?”

王新志回过神来了,他知道许清宵说的东西是什么了。

这书画的确比黄金珍贵,但主要还是看是谁的,就好比许清宵的书帖,若是许清宵亲笔亲名,拿出去卖,一万两白银都不足为过。

甚至几万两十几万两也是有可能的。

并且如若等到许清宵成为了大儒,或者是天地大儒,那这字帖价值,也会跟着增长。

可若是有朝一日,许清宵当真成为了圣人,那就是无价之宝,圣人亲笔。

甚至现在大魏京都,也有商人想要购买许清宵的亲笔书帖,开出五万两白银的价格。

足以证明许清宵如今的名气有多大了。

但同样的,这种字帖其实没有任何作用,对比起来还不如糟糠,最起码糟糠能吃,能垫肚子。

对于普通百姓来说,除非是圣人的字帖,不然的话,哪怕是一位大儒的字帖,一位天地大儒的字帖,他们都不在乎。

完全没用啊。

“你的意思是,将这种东西当做回礼?”

王新志猜到了许清宵的想法,不禁这般问道。

“不。”

“王大人,倒也不是下官自夸,许某的字帖,一字千金,当做回礼,损失更大。”

“许某的意思是,让礼部的人,印刷我的字帖,再画上太平诗会盛宴图,外加上盖上我的印章。”

“每个来使一人一份,下官算过,材质就用最好的阳都宣纸,算上杂七杂八,也要六七十两银子了。”

“但最主要的还是这首诗,千古名诗配上太平诗宴,下官保证,千年之后,这东西至少价值几万两白银。”

许清宵认真说道。

可这番话在王新志耳中,却有些古怪了。

千年之后?

你大爷的,千年之后这东西能不能保存下来都是一个问题,就算真能保存下来,他们国家还在不在也是一个问题啊。

你这不是把人家当傻子骗吗?

“守仁,你这样做,岂不是把他们当做傻子了?”

王新志忍不住说道。

可许清宵也不由冷笑道。

“他们貌似也没有把我们当做聪明人吧?”

许清宵这话里有话,对方送这么多银两,明知道大魏现在国库空虚,好不容易赚了一笔银子,结果想要通过这种办法拿回来一点。

这心思可诛啊。

果然,这话一说,王新志沉默了。

他实在是不敢直接答应啊,毕竟外交之事,搞不好就容易惹来麻烦,一旦惹来麻烦,那就是打仗。

他不想背锅。

看王新志还有些犹豫,许清宵开始加猛料了。

“王大人,其他的下官就不说了,只要王大人答应,这一千四百万两,全部拨给礼部。”

“下官愿意再加一千六百万两,凑个三千万两,全部给礼部,这样一来的话,最起码这三年内,礼部就没什么太大的压力了。”

“当然,若是王大人不答应,那下官也就不多说了,王大人要是能从顾大人手中抠出一千四百万两,那下官佩服。”

许清宵连威带诱。

你要是听我的,三千万两给你,礼部三年不会有任何财政危机,想怎么花怎么花,反正肉烂了在锅里。

大家过几年好日子。

你要是不听我的,那行,你自己处理,顾言要是能拿出一千四百万两白银出来给你回礼,那算我许清宵格局小。

许清宵这番话,几乎是把王新志逼到了死路。

原因很简单,顾言是什么人?满朝文武谁不知道是个守财奴啊,自己但凡要是敢开口要一千四百万两,顾言直接就是一巴掌打过来。

而现在如果答应许清宵,可以到手三千万两。

两个选择摆在面前,只要不是傻子都知道该选什么了。“当然,若是王大人不答应,那下官也就不多说了,王大人要是能从顾大人手中抠出一千四百万两,那下官佩服。”

许清宵连威带诱。

你要是听我的,三千万两给你,礼部三年不会有任何财政危机,想怎么花怎么花,反正肉烂了在锅里。

大家过几年好日子。

你要是不听我的,那行,你自己处理,顾言要是能拿出一千四百万两白银出来给你回礼,那算我许清宵格局小。

许清宵这番话,几乎是把王新志逼到了死路。

原因很简单,顾言是什么人?满朝文武谁不知道是个守财奴啊,自己但凡要是敢开口要一千四百万两,顾言直接就是一巴掌打过来。

而现在如果答应许清宵,可以到手三千万两。

两个选择摆在面前,只要不是傻子都知道该选什么了。“当然,若是王大人不答应,那下官也就不多说了,王大人要是能从顾大人手中抠出一千四百万两,那下官佩服。”

许清宵连威带诱。

你要是听我的,三千万两给你,礼部三年不会有任何财政危机,想怎么花怎么花,反正肉烂了在锅里。

大家过几年好日子。

你要是不听我的,那行,你自己处理,顾言要是能拿出一千四百万两白银出来给你回礼,那算我许清宵格局小。

许清宵这番话,几乎是把王新志逼到了死路。

原因很简单,顾言是什么人?满朝文武谁不知道是个守财奴啊,自己但凡要是敢开口要一千四百万两,顾言直接就是一巴掌打过来。

而现在如果答应许清宵,可以到手三千万两。

两个选择摆在面前,只要不是傻子都知道该选什么了。“当然,若是王大人不答应,那下官也就不多说了,王大人要是能从顾大人手中抠出一千四百万两,那下官佩服。”

许清宵连威带诱。

你要是听我的,三千万两给你,礼部三年不会有任何财政危机,想怎么花怎么花,反正肉烂了在锅里。

大家过几年好日子。

你要是不听我的,那行,你自己处理,顾言要是能拿出一千四百万两白银出来给你回礼,那算我许清宵格局小。

许清宵这番话,几乎是把王新志逼到了死路。

原因很简单,顾言是什么人?满朝文武谁不知道是个守财奴啊,自己但凡要是敢开口要一千四百万两,顾言直接就是一巴掌打过来。

而现在如果答应许清宵,可以到手三千万两。

两个选择摆在面前,只要不是傻子都知道该选什么了。“当然,若是王大人不答应,那下官也就不多说了,王大人要是能从顾大人手中抠出一千四百万两,那下官佩服。”

许清宵连威带诱。

你要是听我的,三千万两给你,礼部三年不会有任何财政危机,想怎么花怎么花,反正肉烂了在锅里。

大家过几年好日子。

你要是不听我的,那行,你自己处理,顾言要是能拿出一千四百万两白银出来给你回礼,那算我许清宵格局小。

许清宵这番话,几乎是把王新志逼到了死路。

原因很简单,顾言是什么人?满朝文武谁不知道是个守财奴啊,自己但凡要是敢开口要一千四百万两,顾言直接就是一巴掌打过来。

而现在如果答应许清宵,可以到手三千万两。

两个选择摆在面前,只要不是傻子都知道该选什么了。“当然,若是王大人不答应,那下官也就不多说了,王大人要是能从顾大人手中抠出一千四百万两,那下官佩服。”

许清宵连威带诱。

你要是听我的,三千万两给你,礼部三年不会有任何财政危机,想怎么花怎么花,反正肉烂了在锅里。

大家过几年好日子。

你要是不听我的,那行,你自己处理,顾言要是能拿出一千四百万两白银出来给你回礼,那算我许清宵格局小。

许清宵这番话,几乎是把王新志逼到了死路。

原因很简单,顾言是什么人?满朝文武谁不知道是个守财奴啊,自己但凡要是敢开口要一千四百万两,顾言直接就是一巴掌打过来。

而现在如果答应许清宵,可以到手三千万两。

两个选择摆在面前,只要不是傻子都知道该选什么了。

7017k

投推荐票 /    (快捷键:←)上一章 / 章节目录 / 下一章(快捷键:→)    / 加入书签
章节有误,我要:报错
play
next
close
X
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