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6小说网 > 武侠·仙侠 > 大魏读书人 > 第一百四十八章:山雨欲来风满楼
听书 - 大魏读书人
00:00 / 00:00

+

-

语速: 慢速 默认 快速
- 6 +
自动播放×

御姐音

大叔音

萝莉音

型男音

温馨提示:
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?
立即播放当前章节?
确定
确定
取消
全书进度
(共章)

第一百四十八章:山雨欲来风满楼

投推荐票 /    (快捷键:←)上一章 / 章节目录 / 下一章(快捷键:→)    / 加入书签

大魏京都。

刑部。

程立东的身影出现在这里,手中拿着一份卷宗。

他面色冷漠。

等到时辰差不多了,便走进刑部当中。

随意找了一间主事房走去。

因为程立东的形象有些不一般,一看就不是寻常老百姓,再加上刚刚点卯,众人也没有太过于观察到程立东。

踏入主事房。

房内的主事正在整理一些卷宗。

下一刻,程立东直接将手中的卷宗放在他面前,而后语气平静道。

“将这份卷宗交给刑部尚书,我要报案。”

程立东开口,语气十分平静。

======

防盗版!

防盗版!

这一章有重复内容!

大家注意!

等这个消失以后,就没事了!

二十分钟刷新下就好!

可能十分钟左右!

希望大家理解!!!

======

而后者却不由皱眉了。

将案件交给刑部尚书?你好大的口气啊,你谁啊?刑部尚书日理万机,每天有多少事情要处理,在这里给你干活?

后者皱眉想到。

只是不等他开口,程立东的声音继续响起。

“先看看卷宗吧,看完之后,再说话。”

程立东显得无比平静,不闹不怒。

后者皱了皱眉,随后接过卷宗,只是扫了卷宗名称后,脸色就变了。

【南豫府程立东,状告许清宵私学异术】

这是卷宗名称。

光是这个名称,就吓得后者瞳孔放大。

状告许清宵?

许清宵是谁?

如今大魏的绝世大才啊。

陛下器重,六部信任,武将之友,才华万古,安国之人。

这样的人物,比星辰还要耀眼,如同太阳一般璀璨。

而自己呢?连尘埃都算不上,结果这样的案子,交给自己?

这谁不吓一跳?

“这许清宵是谁?”

他咽了口唾沫,下意识相信这是同名同姓之人。

“大魏京都还有第二个叫许清宵的人吗?”

“这份卷宗送给刑部尚书吧,若是刑部尚书受理,你就来北街来悦客栈寻我。”

程立东将话说到这里,而后反过身子,朝着刑部之外走去。

待程立东走后。

这名主事不禁将目光看向这份卷宗,他想看一看,这里面有什么内容。

可当他拿起之时,又马上意识到恐怖。

不管是真是假,关于许清宵的事情,都跟自己一个区区主事没有任何关联,若是观看,可能会惹祸上身。

付出生命代价。

想到这里,他没有敢动这份卷宗。

而是老老实实起身,将这份卷宗交给刑部尚书张靖。

随着太平诗会的结束。

张靖心情很愉悦,大魏完成了一件大事就不说了,最主要的是,刑部如今增了两千万两白银的收入。

这笔钱,完全可以改善刑部的苦日子了。

以后出差,也不至于说住不起好点的客栈。

有钱干活,人也舒服很多。

这不,刚来尚书房,就喊来了左右侍郎,而后开始批银子。

有了钱,说话声音都大了不少,以往听到就想躲避的话题,现在都不用了。

“什么?差旅费一百里才五两银子?给我加,加到十五两,有补贴。”

“哈?千里之外的案子没人愿意接?公告出去,额外加三十两,就当做是补贴,再加五两银子,当做消费。”

尚书房内。

张靖发号施令道。

身子骨也算是挺起来了一回。

不过这一切,张靖都知道,得感谢许清宵。

如果没有许清宵,也就没有现在刑部的豪气。

“唉,守仁为何不早点出现啊,若是早点出现的话,刑部就不会这么苦了。”

张靖心中感慨。

而左右侍郎已经笑得满脸春风了。

“啧啧,这守仁当真是记恩啊,知道给咱们刑部拨款,好啊,好啊,还好我没得罪过他。”

冯建华开口,笑呵呵地说道。

只是这话一说,李远不由出声了。

“你这是何意?说的好像我好像得罪过他一样。”

李远有些不乐意了。

“得罪没得罪,你心里清楚。”

冯建华轻哼一声。

“哼,还不是尚书大人的意思,不然的话,我会如此?”

李远想到这件事情,不禁开口,将锅甩给张靖。

只是这话一说,张靖有些不太开心了。

“李侍郎,你说话注意点,本尚书什么时候让你找守仁麻烦了?是你们自作主张,反正我没说过。”

这时候张靖肯定不能接锅啊。

关我屁事?

一听这话,李远来气了,好家伙,现在跟我玩这招?

虽然你张靖没说,但大家做的事,你也心知肚明啊。

可就在此时,一道声音从外面响起。

“尚书大人,有急事。”

随着声音响起,张靖不由起身了。

“是守仁来了吗?”

他脸上写满着期盼之色。

“不是,有急事。”

后者也不知道说什么,只能说有急事。

可这话一说,张靖好奇了。

“进。”

他坐了下来,面色平静。

很快,刑部主事推门而入,看了一眼张靖和两位侍郎,当下恭敬一拜。

“见过张尚书,见过左右侍郎大人。”

他开口,如此说道。

“何事?”

张靖皱了皱眉,还是有些官威的。

许清宵是大才,有傲气的资本,可身为尚书不可能一点威严都没有。

“大人,您看。”

后者将卷宗交给张靖,左右侍郎皆然有些好奇,怎么把卷宗交给尚书大人?

这有些不合规矩啊?

但两人身为侍郎,能坐到这个位置,也有自己的本事,自然不会乱说话。

张靖接过卷宗。

他低头看了一眼。

只是一眼,张靖眼中顿时闪过一丝冷意。

下一刻,张靖起身,两位侍郎一见这个情况,也跟着起身。

“尚书大人,我等就先回去处理公事了。”

冯建华开口,随后便与李远一同离开房内。

待两人离开房中。

张靖的声音立刻响起。

“你可曾看过这份卷宗?”

张靖问道。

“此事属下负不了责,不敢去看,卷宗印泥也在,请尚书明鉴。”

后者弯着腰,有些颤抖道。

“恩。”

“此事,事关重大,不管是真是假,你不要参与进来,也与你无关。”

“知道吗?”

张靖出声,这卷宗上面明明白白写着许清宵修炼异术。

这可不是小事。

真闹大了,会对许清宵带来巨大的打击。

所以他必须要压住,死死的压住。

如今的大魏,在风雨中摇摇欲坠,好不容易出了一位这样的大才,如若真发生了什么危险,那大魏的国运,就真的到头了。

故此,哪怕是背负骂名,哪怕是违背良心,他也不会处理此事。

压而不放。

当然了,这只是最坏的打算。

毕竟他不相信许清宵会修炼异术。

想到这里,张靖不由将这份卷宗放置内阁中,他没有拆开。

拆开了,就证明自己看了,自己看了,就必须要受理,这个道理他懂。

不拆开,可以找很多理由,自己没时间看,自己暂时不想看,毕竟自己堂堂尚书,连这点权利都没有吧?

“老夫要去找一趟守仁了。”

放完案卷后,张靖打算去找许清宵一趟,但很快他收起了这个想法。

还是压住吧。

自己身为刑部尚书,对方敢将这份卷宗交来,就足以证明对方铁了心想要找许清宵麻烦。

若是自己去找许清宵,只怕有人在暗中盯着自己,到时候这就是不利的证据。

刑罚的事情,张靖比谁都懂。

“守仁啊守仁,你到底是招惹了谁啊,竟然如此想置于你死地。”

张靖微微捏着拳头。

如今他对许清宵好感倍增,甚至都愿意当接班人来指点,只可惜的是,许清宵现在是户部的人,不然的话,他真愿意让许清宵成为刑部尚书。

而现在得知这种事情,张靖是又怒又感慨。

此时。

张靖望着窗外,一洗如碧的天穹,看似美好,可不知为何,他总感觉暴风雨要来了。

与此同时。

大魏,京都。

守仁学堂。

程立东的身影再次出现在此。

他无视了杨虎几人。

直接找到了许清宵。

正在研究水车推广工程的许清宵停笔了。

他站起身来,望着直接闯入的程立东。

“大人。”

杨虎开口,想要说什么,但却被许清宵制止了。

而后程立东关上房门。

望着许清宵。

“许大人。”

“委婉的话,程某就不说了,方才程某去了一趟刑部,递交了一份卷宗。”

“若是大人愿意合作,这份卷宗程某会亲自取回,即便是有人知晓了,程某相信,以您和张尚书的交情,他会压而不放,甚至都不会去看那份卷宗。”

“大人,这是最后的机会了。”

程立东开门见山,几乎没有任何委婉,告知他的来意。

而这一次,他目光坚定无比。

很显然,这是最后的通牒了。

如若自己答应,双方合作,一切好说。

可若是自己不答应,那就直接撕破脸了。

许清宵早就料到程立东会出现。

但偏偏是这个时候出现,一时之间,很多事情许清宵都想明白了。

他没有说话,而是负手而立,静静地看着程立东。

“程大人,你还记不记得,当初在平安县时。”

“你押我去牢中,让人模仿赵大夫的假声。”

“想要蒙骗许某,结果被许某识破,你知道为何吗?”

许清宵没有回答,而是提起曾经的事情。

“为何?”

程立东有些好奇,他的确不知道为何。

“因为,许某比程大人,更懂人心。”

许清宵淡然开口。

而后他继续说道。

“自你在大魏京都,第一次见我,许某很是惊讶,你告知许某,你跟了严儒。”

“而自我知晓你跟随了严儒,我便知道,你我之间已经没有任何合作的可能了。”

“他们是儒!对异术妖魔,先天厌恶,跟他们合作,无疑是与虎谋皮,而且许某更加知道的是,你......已经踏上了一条不归路。”

“程大人如今是一枚棋子,一枚随时可以废弃的棋子,留你到现在,无非是用来阻碍许某。”

“而且,眼下并非是你来找许某合作,而是另外一批人想要与许某合作。”

“所以,许某若是与你合作,就是进入死局之中,但若是许某不与你合作,虽然依旧身处绝境,可至少还有一线生机。”

“程大人,这样说,你明白了吗?”

许清宵开口。

他道出为何不与程立东合作的原因。

因为现在的程立东,是严儒的一枚棋子,甚至是说,是严儒身后那批人的一枚棋子。

他的存在,就是为了限制自己,为了将自己置于死地。

合作,是死局,必死之局,相当于永远被人拿捏把柄。

可以迂回吗?

可以,但这种迂回,只是徒劳无功的。

而若是不合作,对方撕破脸,自己至少还有手段,至少还有一线生机。

许清宵不想成为别人的棋子,尤其是大魏文宫的棋子。

哪怕是死,也由自己来抉择。

可这话一说,程立东不禁开口道。

“许大人当真是巧舌如簧,但程某的的确确可以与许大人合作,程某可以背叛严儒,转身投入您的麾下.......”

程立东依旧是这套说辞。

可许清宵却摇了摇头,他叹了口气,望着程立东道。

“你还是不明白,你现在是什么处境。”

许清宵直接出声,打断了对方的言语。

程立东不是蠢,而是执念太深了,以致于他当局者迷。

可许清宵明白,当程立东选择加入严儒这一派时,他已经死了。

因为这是一个无关紧要的角色,是一枚棋子,一枚注定可怜的棋子。

程立东不说话,他静静地看着许清宵。

过了半响,程立东再一次开口。

“许大人的意思就是,绝不合作?”

他继续问道。

“恩。”

许清宵点了点头。

程立东也点了点头,他的确不明白,许清宵为何如此傲然,但他没有多想了。

朝着许清宵一拜道。

“许大人,若你能逃过此劫,程某敬佩。”

他如此说道。

此话说完,程立东转身离开,也没有任何逗留了。

因为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,多说无益。

望着离开的程立东。

房内。

许清宵也莫名感觉到了一些压力。

大魏文宫想要针对自己。

他们一定准备好了各种手段,仅凭民意,许清宵实实在在感受到了压力与危机啊。

“明日便是陛下寿诞。”

“待陛下寿诞结束之后,想来他们便会发难。”

甚至许清宵都已经想到这帮人会在什么时候出手了。

当下,许清宵来到床榻,他沉下心神,与文宫中的朝歌破邪交流。

“朝歌兄长!”

“破邪兄长!”

许清宵呼喊了一声两人,而后将事情的来龙去脉,以及自己的分析说出。

他不希望自己的命运,掌控在别人手上,多准备一些底牌,总没有错。

而两人得知许清宵现在的处境后,不由陷入了沉默。

大约小半个时辰。

终于,朝歌的声音响起。

“你体内的民意,完全可以阻挡天地大儒窥视,但如若他们请来圣器来查,便极其麻烦。”

“不过有一个办法,可以帮你渡过难关。”

朝歌这般说道。

听到这话,许清宵顿时打起了精神。

“求兄长告知。”

许清宵说道。

“办法很简单,我与破邪兄,为你激活天地文宫,可以抵抗圣器之威。”

“只是如今你儒道品级不高,除非你抵达四品,否则强行激活天地文宫,我与破邪兄,会陷入长时间的昏睡。”

“到时候,就要靠你一个人了。”

朝歌出声,这是他唯一的办法,激活天地文宫,这是第一位圣人的文宫。

若激活文宫之力,自然可以反向压制,毕竟大魏文宫可比不过天地文宫。

大圣人行宫,天下第一。

唯一的代价就是,两人要陷入沉睡,一旦如此的话,以后的路,就得许清宵自己走了。

“会对两位造成很大的影响吗?”

许清宵开口,他如此问道。

“那倒不会,只是神力枯竭,会沉睡罢了。”

“主要还是担心,未来的事情。”

“不过贤弟也莫要担心,如若真到了那个地步,不管如何,我们都会帮你。”

“如若你真出了问题,我等也好不到哪里去。”

朝歌很认真地回答。

不会造成什么影响,无非是沉睡,就担心以后许清宵遇到其他危机。

明白这个点后,许清宵松了口气,如若会给他们两人带来巨大的损伤,许清宵当真不好开口。

只是沉睡,那还好说。

无非是接下来的路,得由自己慢慢走下去了。

“多谢两位兄长!”

“如若有朝一日,愚弟能帮几位兄长脱困,愚弟必不推辞。”

许清宵无比认真道。

“劳烦贤弟了。”

“恩,有劳贤弟。”

两人给予回答,而许清宵也彻底松了口气。

有了他们二人相助,许清宵倒也不害怕什么了。

不过既然有底牌。

许清宵也要开始思考一些其他事情。

对方这次来找麻烦,自己也不可能束手就毙,他要反击,狠狠的反击。

之前礼部尚书王新志特意跟自己说过,不要进入学派之争,不要去抢大魏文宫的读书人。

许清宵答应。

他不想招惹文宫,可如若文宫敢招惹自己。

许清宵就不介意,狠狠咬下文宫一块肉下来,不然的话,这个麻烦找完,下一次又找另外一个麻烦。

如此反复,无穷无尽也。

想到这里,许清宵开始沉思,思索接下来的应对之法。

一个时辰后。

大魏文宫。

朝圣殿。

这是一个小世界,在文宫当中,只是外人根本无法看见,需大儒才能入内。

朝圣殿中。

一位老者,头发苍白,垂落在地,他周围浩然正气环绕,虽已至迟暮阶段,可此人散发出来的气势,却极其恐怖。

而殿中。

严磊,孙静安,以及两位大儒,静静坐在老者面前。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防盗版!跟新来的朋友说下。

下面是重复的,但二十分钟内,会自动修改成原文!

不会多花一分钱。

大家晚二十分钟看就好了!!!!!!!!!!!!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大魏京都。

刑部。

程立东的身影出现在这里,手中拿着一份卷宗。

他面色冷漠。

等到时辰差不多了,便走进刑部当中。

随意找了一间主事房走去。

因为程立东的形象有些不一般,一看就不是寻常老百姓,再加上刚刚点卯,众人也没有太过于观察到程立东。

踏入主事房。

房内的主事正在整理一些卷宗。

下一刻,程立东直接将手中的卷宗放在他面前,而后语气平静道。

“将这份卷宗交给刑部尚书,我要报案。”

程立东开口,语气十分平静。

而后者却不由皱眉了。

将案件交给刑部尚书?你好大的口气啊,你谁啊?刑部尚书日理万机,每天有多少事情要处理,在这里给你干活?

后者皱眉想到。

只是不等他开口,程立东的声音继续响起。

“先看看卷宗吧,看完之后,再说话。”

程立东显得无比平静,不闹不怒。

后者皱了皱眉,随后接过卷宗,只是扫了卷宗名称后,脸色就变了。

【南豫府程立东,状告许清宵私学异术】

这是卷宗名称。

光是这个名称,就吓得后者瞳孔放大。

状告许清宵?

许清宵是谁?

如今大魏的绝世大才啊。

陛下器重,六部信任,武将之友,才华万古,安国之人。

这样的人物,比星辰还要耀眼,如同太阳一般璀璨。

而自己呢?连尘埃都算不上,结果这样的案子,交给自己?

这谁不吓一跳?

“这许清宵是谁?”

他咽了口唾沫,下意识相信这是同名同姓之人。

“大魏京都还有第二个叫许清宵的人吗?”

“这份卷宗送给刑部尚书吧,若是刑部尚书受理,你就来北街来悦客栈寻我。”

程立东将话说到这里,而后反过身子,朝着刑部之外走去。

待程立东走后。

这名主事不禁将目光看向这份卷宗,他想看一看,这里面有什么内容。

可当他拿起之时,又马上意识到恐怖。

不管是真是假,关于许清宵的事情,都跟自己一个区区主事没有任何关联,若是观看,可能会惹祸上身。

付出生命代价。

想到这里,他没有敢动这份卷宗。

而是老老实实起身,将这份卷宗交给刑部尚书张靖。

随着太平诗会的结束。

张靖心情很愉悦,大魏完成了一件大事就不说了,最主要的是,刑部如今增了两千万两白银的收入。

这笔钱,完全可以改善刑部的苦日子了。

以后出差,也不至于说住不起好点的客栈。

有钱干活,人也舒服很多。

这不,刚来尚书房,就喊来了左右侍郎,而后开始批银子。

有了钱,说话声音都大了不少,以往听到就想躲避的话题,现在都不用了。

“什么?差旅费一百里才五两银子?给我加,加到十五两,有补贴。”

“哈?千里之外的案子没人愿意接?公告出去,额外加三十两,就当做是补贴,再加五两银子,当做消费。”

尚书房内。

张靖发号施令道。

身子骨也算是挺起来了一回。

不过这一切,张靖都知道,得感谢许清宵。

如果没有许清宵,也就没有现在刑部的豪气。

“唉,守仁为何不早点出现啊,若是早点出现的话,刑部就不会这么苦了。”

张靖心中感慨。

而左右侍郎已经笑得满脸春风了。

“啧啧,这守仁当真是记恩啊,知道给咱们刑部拨款,好啊,好啊,还好我没得罪过他。”

冯建华开口,笑呵呵地说道。

只是这话一说,李远不由出声了。

“你这是何意?说的好像我好像得罪过他一样。”

李远有些不乐意了。

“得罪没得罪,你心里清楚。”

冯建华轻哼一声。

“哼,还不是尚书大人的意思,不然的话,我会如此?”

李远想到这件事情,不禁开口,将锅甩给张靖。

只是这话一说,张靖有些不太开心了。

“李侍郎,你说话注意点,本尚书什么时候让你找守仁麻烦了?是你们自作主张,反正我没说过。”

这时候张靖肯定不能接锅啊。

关我屁事?

一听这话,李远来气了,好家伙,现在跟我玩这招?

虽然你张靖没说,但大家做的事,你也心知肚明啊。

可就在此时,一道声音从外面响起。

“尚书大人,有急事。”

随着声音响起,张靖不由起身了。

“是守仁来了吗?”

他脸上写满着期盼之色。

“不是,有急事。”

后者也不知道说什么,只能说有急事。

可这话一说,张靖好奇了。

“进。”

他坐了下来,面色平静。

很快,刑部主事推门而入,看了一眼张靖和两位侍郎,当下恭敬一拜。

“见过张尚书,见过左右侍郎大人。”

他开口,如此说道。

“何事?”

张靖皱了皱眉,还是有些官威的。

许清宵是大才,有傲气的资本,可身为尚书不可能一点威严都没有。

“大人,您看。”

后者将卷宗交给张靖,左右侍郎皆然有些好奇,怎么把卷宗交给尚书大人?

这有些不合规矩啊?

但两人身为侍郎,能坐到这个位置,也有自己的本事,自然不会乱说话。

张靖接过卷宗。

他低头看了一眼。

只是一眼,张靖眼中顿时闪过一丝冷意。

下一刻,张靖起身,两位侍郎一见这个情况,也跟着起身。

“尚书大人,我等就先回去处理公事了。”

冯建华开口,随后便与李远一同离开房内。

待两人离开房中。

张靖的声音立刻响起。

“你可曾看过这份卷宗?”

张靖问道。

“此事属下负不了责,不敢去看,卷宗印泥也在,请尚书明鉴。”

后者弯着腰,有些颤抖道。

“恩。”

“此事,事关重大,不管是真是假,你不要参与进来,也与你无关。”

“知道吗?”

张靖出声,这卷宗上面明明白白写着许清宵修炼异术。

这可不是小事。

真闹大了,会对许清宵带来巨大的打击。

所以他必须要压住,死死的压住。

如今的大魏,在风雨中摇摇欲坠,好不容易出了一位这样的大才,如若真发生了什么危险,那大魏的国运,就真的到头了。

故此,哪怕是背负骂名,哪怕是违背良心,他也不会处理此事。

压而不放。

当然了,这只是最坏的打算。

毕竟他不相信许清宵会修炼异术。

想到这里,张靖不由将这份卷宗放置内阁中,他没有拆开。

拆开了,就证明自己看了,自己看了,就必须要受理,这个道理他懂。

不拆开,可以找很多理由,自己没时间看,自己暂时不想看,毕竟自己堂堂尚书,连这点权利都没有吧?

“老夫要去找一趟守仁了。”

放完案卷后,张靖打算去找许清宵一趟,但很快他收起了这个想法。

还是压住吧。

自己身为刑部尚书,对方敢将这份卷宗交来,就足以证明对方铁了心想要找许清宵麻烦。

若是自己去找许清宵,只怕有人在暗中盯着自己,到时候这就是不利的证据。

刑罚的事情,张靖比谁都懂。

“守仁啊守仁,你到底是招惹了谁啊,竟然如此想置于你死地。”

张靖微微捏着拳头。

如今他对许清宵好感倍增,甚至都愿意当接班人来指点,只可惜的是,许清宵现在是户部的人,不然的话,他真愿意让许清宵成为刑部尚书。

而现在得知这种事情,张靖是又怒又感慨。

此时。

张靖望着窗外,一洗如碧的天穹,看似美好,可不知为何,他总感觉暴风雨要来了。

与此同时。

大魏,京都。

守仁学堂。

程立东的身影再次出现在此。

他无视了杨虎几人。

直接找到了许清宵。

正在研究水车推广工程的许清宵停笔了。

他站起身来,望着直接闯入的程立东。

“大人。”

杨虎开口,想要说什么,但却被许清宵制止了。

而后程立东关上房门。

望着许清宵。

“许大人。”

“委婉的话,程某就不说了,方才程某去了一趟刑部,递交了一份卷宗。”

“若是大人愿意合作,这份卷宗程某会亲自取回,即便是有人知晓了,程某相信,以您和张尚书的交情,他会压而不放,甚至都不会去看那份卷宗。”

“大人,这是最后的机会了。”

程立东开门见山,几乎没有任何委婉,告知他的来意。

而这一次,他目光坚定无比。

很显然,这是最后的通牒了。

如若自己答应,双方合作,一切好说。

可若是自己不答应,那就直接撕破脸了。

许清宵早就料到程立东会出现。

但偏偏是这个时候出现,一时之间,很多事情许清宵都想明白了。

他没有说话,而是负手而立,静静地看着程立东。

“程大人,你还记不记得,当初在平安县时。”

“你押我去牢中,让人模仿赵大夫的假声。”

“想要蒙骗许某,结果被许某识破,你知道为何吗?”

许清宵没有回答,而是提起曾经的事情。

“为何?”

程立东有些好奇,他的确不知道为何。

“因为,许某比程大人,更懂人心。”

许清宵淡然开口。

而后他继续说道。

“自你在大魏京都,第一次见我,许某很是惊讶,你告知许某,你跟了严儒。”

“而自我知晓你跟随了严儒,我便知道,你我之间已经没有任何合作的可能了。”

“他们是儒!对异术妖魔,先天厌恶,跟他们合作,无疑是与虎谋皮,而且许某更加知道的是,你......已经踏上了一条不归路。”

“程大人如今是一枚棋子,一枚随时可以废弃的棋子,留你到现在,无非是用来阻碍许某。”

“而且,眼下并非是你来找许某合作,而是另外一批人想要与许某合作。”

“所以,许某若是与你合作,就是进入死局之中,但若是许某不与你合作,虽然依旧身处绝境,可至少还有一线生机。”

“程大人,这样说,你明白了吗?”

许清宵开口。

他道出为何不与程立东合作的原因。

因为现在的程立东,是严儒的一枚棋子,甚至是说,是严儒身后那批人的一枚棋子。

他的存在,就是为了限制自己,为了将自己置于死地。

合作,是死局,必死之局,相当于永远被人拿捏把柄。

可以迂回吗?

可以,但这种迂回,只是徒劳无功的。

而若是不合作,对方撕破脸,自己至少还有手段,至少还有一线生机。

许清宵不想成为别人的棋子,尤其是大魏文宫的棋子。

哪怕是死,也由自己来抉择。

可这话一说,程立东不禁开口道。

“许大人当真是巧舌如簧,但程某的的确确可以与许大人合作,程某可以背叛严儒,转身投入您的麾下.......”

程立东依旧是这套说辞。

可许清宵却摇了摇头,他叹了口气,望着程立东道。

“你还是不明白,你现在是什么处境。”

许清宵直接出声,打断了对方的言语。

程立东不是蠢,而是执念太深了,以致于他当局者迷。

可许清宵明白,当程立东选择加入严儒这一派时,他已经死了。

因为这是一个无关紧要的角色,是一枚棋子,一枚注定可怜的棋子。

程立东不说话,他静静地看着许清宵。

过了半响,程立东再一次开口。

“许大人的意思就是,绝不合作?”

他继续问道。

“恩。”

许清宵点了点头。

程立东也点了点头,他的确不明白,许清宵为何如此傲然,但他没有多想了。

朝着许清宵一拜道。

“许大人,若你能逃过此劫,程某敬佩。”

他如此说道。

此话说完,程立东转身离开,也没有任何逗留了。

因为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,多说无益。

望着离开的程立东。

房内。

许清宵也莫名感觉到了一些压力。

大魏文宫想要针对自己。

他们一定准备好了各种手段,仅凭民意,许清宵实实在在感受到了压力与危机啊。

“明日便是陛下寿诞。”

“待陛下寿诞结束之后,想来他们便会发难。”

甚至许清宵都已经想到这帮人会在什么时候出手了。

当下,许清宵来到床榻,他沉下心神,与文宫中的朝歌破邪交流。

“朝歌兄长!”

“破邪兄长!”

许清宵呼喊了一声两人,而后将事情的来龙去脉,以及自己的分析说出。

他不希望自己的命运,掌控在别人手上,多准备一些底牌,总没有错。

而两人得知许清宵现在的处境后,不由陷入了沉默。

大约小半个时辰。

终于,朝歌的声音响起。

“你体内的民意,完全可以阻挡天地大儒窥视,但如若他们请来圣器来查,便极其麻烦。”

“不过有一个办法,可以帮你渡过难关。”

朝歌这般说道。

听到这话,许清宵顿时打起了精神。

“求兄长告知。”

许清宵说道。

“办法很简单,我与破邪兄,为你激活天地文宫,可以抵抗圣器之威。”

“只是如今你儒道品级不高,除非你抵达四品,否则强行激活天地文宫,我与破邪兄,会陷入长时间的昏睡。”

“到时候,就要靠你一个人了。”

朝歌出声,这是他唯一的办法,激活天地文宫,这是第一位圣人的文宫。

若激活文宫之力,自然可以反向压制,毕竟大魏文宫可比不过天地文宫。

大圣人行宫,天下第一。

唯一的代价就是,两人要陷入沉睡,一旦如此的话,以后的路,就得许清宵自己走了。

“会对两位造成很大的影响吗?”

许清宵开口,他如此问道。

“那倒不会,只是神力枯竭,会沉睡罢了。”

“主要还是担心,未来的事情。”

“不过贤弟也莫要担心,如若真到了那个地步,不管如何,我们都会帮你。”

“如若你真出了问题,我等也好不到哪里去。”

朝歌很认真地回答。

不会造成什么影响,无非是沉睡,就担心以后许清宵遇到其他危机。

明白这个点后,许清宵松了口气,如若会给他们两人带来巨大的损伤,许清宵当真不好开口。

只是沉睡,那还好说。

无非是接下来的路,得由自己慢慢走下去了。

“多谢两位兄长!”

“如若有朝一日,愚弟能帮几位兄长脱困,愚弟必不推辞。”

许清宵无比认真道。

“劳烦贤弟了。”

“恩,有劳贤弟。”

两人给予回答,而许清宵也彻底松了口气。

有了他们二人相助,许清宵倒也不害怕什么了。

不过既然有底牌。

许清宵也要开始思考一些其他事情。

对方这次来找麻烦,自己也不可能束手就毙,他要反击,狠狠的反击。

之前礼部尚书王新志特意跟自己说过,不要进入学派之争,不要去抢大魏文宫的读书人。

许清宵答应。

他不想招惹文宫,可如若文宫敢招惹自己。

许清宵就不介意,狠狠咬下文宫一块肉下来,不然的话,这个麻烦找完,下一次又找另外一个麻烦。

7017k

投推荐票 /    (快捷键:←)上一章 / 章节目录 / 下一章(快捷键:→)    / 加入书签
章节有误,我要:报错
play
next
close
X
Top